当前位置: > 皇冠现金网 > 正文

第一章 班长欧阳火

作者:admin 时间:2017-06-02 点击:

 

第一章  班长欧阳火

 

第一节  疲惫的班长

 

    “报告。”

35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教室门口,班长欧阳火站在那里,右手很快地擦了一下额头的汗,随即又放下,一脸心虚的样子。

肯定所有的同学都不会相信,这位读书成绩最好、体育成绩也很不错的我们五(1)班的班长,今天会是这个样子:头顶上有点蓬乱的头发乱糟糟的;脸颊上有几道黑色的指印,显然是肮脏的手指擦汗后留下的;从汗湿的T恤衫前襟上看得出,这是长时间拼命奔跑的结果,皇冠hg0088;白色的运动鞋脏兮兮的,上面沾着很多灰尘;裤角还有一些泥巴。
    班长低着头,看着眼前的地面,不安地等着班主任严老师暴风骤雨般的批评。

“有没有搞错!欧阳火,你!你!你也迟到?!还整整迟到了半个小时!!!”我们的班主任严小燕老师发出了咆哮般的怒吼声。

欧阳火抬起右脚在地上磨蹭了几下,没有吱声。

“先给我回到座位上去!”

班长像过街的老鼠般,快速地“窜”到他的座位上,放下背着的书包,拉开书包的拉链,拿出语文课本。

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们的班长,给全班同学留下了一个谜。作为他最最要好的同学--我,等下一定要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了,也该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徐宇成,今年11岁,就读于霜雨小学五年级1班。成绩不是很突出,学习方面我比较喜欢英语和写作。胆子虽然很小,但鬼点子挺多的。我在班级里既不属于默默无闻的角色,也没有到人见人爱的地步,不过请相信,我一直在努力!

 

我和班长欧阳火同住在幸福家园小区,所以经常一起回家。和他的关系那是没得说--真正的铁哥们。今天欧阳火迟到了,很出乎我的意料,他那狼狈的形象,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等下一定好好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铃……”,十分钟后,下课铃声响起来了。

“欧阳火同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严老师合上课本和讲义,把他叫走了。我有点怅然若失,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对了,我把严老师的情况也向大家介绍一下吧。严老师,严小燕,女,30岁左右。瘦小的身体总是绷得很直,走路时两只手喜欢背在后面。透过金丝眼镜,可发现严老师的眼睛不怎么大,但透着一股凛然的“杀气”;小巧的鼻子下,紧抿着的嘴唇更是给同学们刻板、严肃的感觉;嗓门特大,说得最轻的声音都能让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都很怕严老师,因为她动不动就会让你罚抄课文,3遍、5遍还是10遍,全看她的心情。要是碰到她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还会拿起讲台上的戒尺,让做了错事的同学站到讲台边上,用十分严厉的声音要他伸出肉肉的手掌,在上面“啪啪啪”来个一组三下,调皮的同学要是没挤出几滴眼泪来认个错,就会再给他来一组、两组、三组,直到服气认错为止。从此个个同学一见严老师都噤若寒蝉。试卷发下来只有100分的同学才趾高气扬,95分以下的,人人自危。看出来了吧,皇冠hg0088,姓严的老师,就是严。

 

第二节  班长竟然伤得这么重

    

直到第二节课上课的铃声响起,欧阳火才从教师办公室匆匆赶回来。我也没来得及问他,不过我发现他走路的姿态有一点点异常,仿佛一高一低的。我的一头雾水又扩散了,坐那里胡思乱想起来,以至于这一节我最喜欢的英语课都没有怎么用心听。细心的李老师发现我的注意力不够集中,特意叫我站起来翻译句子:“I have a friend, he's strong.”(我有一个朋友,他很强壮。)我却把它翻译成“我有一个朋友,他很奇怪。”因为我的这个朋友真的让我觉得很奇怪。

终于熬到下课,我一溜烟跑到欧阳火的课桌旁边,急切地问他:“欧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事。”欧阳火低头整理着桌上的书,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别呀,有事快说。”我眉毛一扬,逼问道。

“真没什么。”欧阳火挺挺胸膛,转过头看着我,斩钉截铁说道。

“哼!还是好朋友呢。”我的怒火也上来了。“没事你会这个样子?”

“……”欧阳火有点语塞。

“要不放学了我们一起走,你慢慢再告诉我。”

欧阳火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回到座位上,我的同桌林月如用手半遮住嘴,轻声问我:“欧阳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我猜一定是,而且是打输了。”

可把我气得,这个喜欢打小报告的学习委员,竟然这样猜测我的好朋友。

“不知道!”我大声嚷嚷起来,引得前后左右好几个同学转过头来看我。林月如尴尬得赶紧低头,拿起一本书打开,再把她害臊的脸蛋藏在里面。

别看林月如长着可爱的鹅蛋脸,头发又扎个漂亮的蝴蝶结,声音也甜美,读书成绩又很好,就因为喜欢向老师打小报告,所以我很不喜欢她。象上次体育委员朱力在操场上抢了别班的足球踢了几下的小事,也要向严老师报告;更过份的是前几天坐我后桌的贾明同学上课放屁,她竟然捏着鼻子跑去窗户边呼吸,有必要这样吗?!哼,真瞧不起她。

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学,等我整理好书包,一转身发现欧阳火竟然不见了。赶紧跑到门外,走廊也没有他的身影,这家伙,到底去哪儿了?!说好了放学一起走,怎么又一个人溜了?正想转身,走廊尽头的厕所那边有人探头探脑、露出了半边脸,我定睛一看正是欧阳火。

我气急败坏地冲上去质问:“干嘛?!躲我吗?”

“不,不是的……”

“就是!欧阳,我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

没等我说完,欧阳火一下拉住我的手臂,把我拉进厕所里:“不要叫,给你看一下。”

欧阳卷起裤腿,天哪,右膝盖这边肿得好厉害,红鼓鼓的一个大包,红得还有点发紫,吓了我一大跳。

“怎么搞的?”我蹲下身子,关切地说:“我们去医务室吧。”

“先别管这个,有一样东西……”欧阳刚说了这句,又卡住了。

“什么东西?”

“……嗨!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欧阳又给我这个好朋友来这么一句。见我腾得站起来,要生气的样子,他立马好声好气地说:“明天,明天一定告诉你,到时我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欧阳,咱们是好朋友吧。”我拧着头,认真地说。

“是!”这回欧阳回答得挺痛快的。

“那你不许向我隐瞒什么!明天一定要让我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

“这……,我想……好吧。”又是这么吞吞吐吐地回答,令我不爽到极点。

 

第三节  课桌里的黑盒子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了教室里,没想到欧阳火直到上课铃声响起的一刹那才进教室,差点就又迟到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着一个秘密的答案,让我如此煎熬。上课时我都魂不守舍的,偷偷用眼瞄向欧阳火,发现他也是有点坐立不安。

只见欧阳火用左手扶着桌上竖起来的课本,右手慢慢伸到裤兜里,好象要掏什么东西,但动作又静止在那里,接着他的脑袋往两边快速微转,眼光贼贼的,在我的理解,那应该是一种“侦察”。

大概见没什么同学注意他,欧阳火迅速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低头极快地看了一眼,我发现那是一只长条形的黑色小盒子。欧阳火的手伸进课桌里,把小盒藏到深处,然后挺直了身体,把课桌的抽屉盖住。

我突然明白了,这个黑盒子可能就是秘密的关键。它到底是什么呢?我感觉有一双爪子在挠向我的腰和后背,痒痒地让人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下课了,皇冠hg0088,我整理书本的同时不由自主地看向欧阳火,没想到他也在看我,还用无声的唇语对我说话。莫名其妙的我仔细观察了他的口型,终于理解他想对我说的是两个字:“厕所”。哟,真神秘。

一想到很快就能知道一件神秘事情的真相,我激动地一路小跑着冲进厕所,别人都以为我一定是尿急得很。

没一会儿欧阳火也进来了。在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欧阳火掏出裤兜里的长条黑色小盒,我刚想开口问这是什么,赫然发现盒子的一端闪着黄色的光芒,那是……那是一颗子弹!天哪!!我惊讶地差点叫出了声。

原来这个小盒子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弹夹,里面至少还装着一颗金黄色的子弹!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徐宇成,你想知道事情的全部?”欧阳火收起弹夹,问我:“这可是子弹,你不怕吗?”

我这人一直以胆小“闻名”:我不敢吃带刺的鱼肉;睡觉时不敢关灯。我不敢过太宽的马路,哪怕有绿灯的保护;我不敢在有深水区的泳池里游泳,哪怕套着游泳圈。但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我对着欧阳火点了点头,说到:“我不怕!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要你需要帮助,我一定会尽我全力。”说到后面我也觉得自己有一点心虚,毕竟我们面对的是夺人性命的子弹,像我们这样两个十一、十二岁的五年级学生,真要去了解充满恐怖的事件真相,会不会有失去生命的危险,自然不得而知。

“我还有两个要求。”

“说。”

“一、不准告诉任何不可靠的人。”

“明白,这是肯定的。”

“二、……”

“二是什么?”

“……”

“说啊!”咋又吞吞吐吐起来?我真的要抓狂了。

“二、我还没想好,下次再对你说。”

我简直要昏倒了。
 

半晌,我用虚弱的声音说到:“欧阳,说吧,到底是谁在威胁我们?”

在我心里的这个时候,已经把自己和欧阳火放在同一条战线上了,所以我看到的弹夹和子弹,是对我们两人共同的威胁。

    “知道太合山吗?就是台州市区东南角的那座挺高挺大的山。”欧阳火开始了他的讲述。

“知道。山上有一座破旧的道观。”我曾在山脚下的南门河边路过,对这座山的情况有一点印象。

“对,这座山上半部分的树木非常茂盛,整个就是名副其实的大森林,前几天我去那里采桑叶……”

“原来你送给同学们养蚕的桑叶,是在那里采的啊!”我惊叹道。

“要不然你以为呢?拜托你不要打断我的话。”

“噢。”

这时开门声响起,有两个同学进了厕所,一会儿响起了“人工雨”的声音。

“快要上课了,下次课间休息我们去四楼的走廊,那里人少,听我继续对你说。”欧阳火悄声说道。

“好。”

 

第四节  班长写给我的字条

 

陆陆续续的几个课间休息时间里,我终于了解到事情的大概情况。

欧阳火在太合山的森林里采桑叶,经过道观旁边的一颗大树,发现树上有一只色彩斑斓的鸟在鸣叫,声音非常美妙动听,看了一会儿发现树在远离道路一侧的高处似乎有个皮球那么大的树洞,以为是鸟窝,想爬上去看个究竟。

爬上去拉住大枝丫往洞里探头一看,发现洞里竟有一个塑料袋,拿出来打开一看,是一个鹅蛋大小镶满珠宝翡翠的蛋形盒子,金光灿灿,华丽异常。
 


 

欧阳火赶紧把它装回塑料袋里放回树洞,没想到洞里还藏有其它东西,硬绑绑、凉飕飕的,一摸,拿出个长条形的东西,就是那个弹夹,估计里面还有手枪的其它部件,这可真正吓了他一大跳。手一松,弹夹掉到了地上。于是欧阳火赶紧爬下树捡起弹夹,本想放回树洞里,就听到道观里响起了几声狗叫声,紧接着又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他只好手拿弹夹躲到道观旁茅房的后面,忍着臭气,半蹲着藏起来。过会儿一个五大三粗、非常强壮的人走到那棵大树下面,朝树洞方向观察了好几眼,再朝道路的上下两个方向观察了一下,也许没感觉到什么异样,转身回到了道观里面,门也大开着。

欧阳火蹑手蹑脚绕到道观的后面,跳下一人多高的梯田,跳进番薯地,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下跑,后来又跳了好几级梯田,膝盖处的伤,就是在那时磕在石头上受的伤。那个狼狈的迟到的早上,也是因为他膝盖处的伤造成行动不便导致的。

惊魂未定的欧阳火回到家里,在电脑上查询“蛋形宝盒”,发现是去年五月份(2011年5月)故宫博物馆失窃案中那个不识货的大盗扔掉的其中一件宝贝。那盗窃案早已经告破,但这个蛋形宝盒还有其它两件宝贝都遗失在外,至今也没有追回来。
    谁也不会想到,如此珍贵的失物竟然会出现在台州人迹罕至的太合山上的一个树洞里。

 

“怎么办?”我问欧阳火:“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欧阳火反问。

“好办,我们去偷回宝贝,再交给警察叔叔。这可是立一大功啊。”

“天真!”欧阳火道:“万一行动被坏人发现,我们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会。”我发现自己刚才的草率回答真的很愚蠢。“要不我们先去找警察?”

“不,我有一个计划。现在还没完全想好。你等我的通知。

 

下午的第四节课通常是课外活动,但因为今天中午时分下过小雨,场地还有一些潮湿,于是被取消改成自修课。严老师坐镇讲台,同学们低头“沙沙”地在写作业。

突然,从欧阳火那个方向飞过来一团纸,飞到我的桌上,又跳起来碰到了同桌林月如的手臂,我下意识就去抢了纸团,用左手把纸团纂紧,再把左手背到身后,没想到林月如一下子冲我大声叫了起来:“干什么呀?”

我尴尬得看向欧阳火,欧阳火马上低头,装做自己还在认真写作业。这时,严老师已经走到了我的旁边。

“怎么回事?”严老师的声音冷如冰霜,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严老师,他传纸条。现在纸条在他手里。”林月如美妙的声音听起来却那么刺耳。这时的我真想把纸团塞进嘴里吃进肚里。

“哼!好啊,站起来!把纸条拿出来!再大声读出来!”严老师的威严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这个时候有谁敢违抗,那绝对只有一条路--死定了。

 

(点击这里继续看第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皇冠hg0088 All Rights Reserved